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进生

从阅读路径到思想路径

 
 
 

日志

 
 
关于我

江苏启东人。《城市精英》杂志主编,中国企业文化测评中心研究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 msn:wjs1971@msn.com QQ:236993463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企业家的宿命与重生  

2006-09-07 06:15:25|  分类: 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企业家的宿命与重生


/王进生 

王育琨《中国企业家:寻找自己的救赎》把《盔甲骑士》那太阳般的盔甲喻为当前中国企业家群体强势作为背后脆弱心灵。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象征。再伟大的企业家也是人,坚硬的盔甲里都裹藏着一颗脆弱的心灵。也许这颗心灵,比常人更显脆弱。因为那太阳般的盔甲过于耀眼,人们的目光穿透不了那耀眼的盔甲,抵达不了他们的心灵。因为盔甲过于坚硬,人们以为他们心灵一样会那样坚强。在人们眼里,他们像那盔甲一样的坚硬,是那种无坚不摧的坚硬。直到有一天,那坚硬的躯体轰然倒下时,人们在震惊之余,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坚硬的身躯会毫无征兆地坍塌。人们在问:“为什么?”王育琨给了我们一个寻求为什么的路径。只要是人,都是脆弱的,因为他有情感。眼泪是为脆弱而生长。因为坚硬把脆弱包裹得过于严实,人们无法看到坚硬背后的脆弱,误把他们坚硬的躯体当作坚强的心灵。而他们往往会这样做,越是脆弱的时候,越是要把自己打造得像盔甲般坚硬,因为他们认为,到他们这份上,不能把脆弱告诉世人,包括自己的妻儿。因为他们喜欢自己的坚硬,他们也认为自己是坚硬的。那就继续坚硬吧。哪怕是倒下前的最后一秒。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因为坚强而获得坚硬,因为坚硬而变得愈加脆弱,甚至是超过了常人的脆弱。因为拥有坚硬的盔甲,他们甚至脆弱到想主宰一切。当他们突然发现坚硬的拥有原来如此脆弱时,倒下了。一个坚硬的躯体,一颗脆弱的心灵倒在了秒针的某一个位置上。他去了,为什么去的真正原因,成为人们喋喋不休的谜。解开这个谜有多么的重要。只有解开这个谜,才能避免下一个坚硬躯体轰然倒下。我觉得这是王育琨先生研究主题的意义所在。为什么坚硬与脆弱会在瞬间切换?这难道真的是他们的宿命,有没有重生的出路。 

黄袍加身的感觉 

中国数千年以来,学而优则仕是人生正途。无论是民营企业家、还是国有企业家,都有封妻荫子的下意识理想。无论是晋商也好,还是徽商也好,早年苦寒,无路入仕途。财富积聚到一定程度,埋藏心底多年的理想重新点燃。不是为自己,也得为儿孙捐一个顶戴。红顶商人胡雪岩之所以成为商界的楷模,是因为商人们都把顶戴花翎当作一生的理想。却不知顶戴花翎背后的凶险。当代企业家生存环境已大异于历史。民营企业家从改革开放的早期,依靠敏锐和胆魄积累了财富。他们的自信超过了同时代的人。他们已经成为高飞的大鸟。他们觉得,是大鸟就得有更高的志向。在他们眼里,做好企业仅仅是一个阶段的目标,他们因此有了更为高远的志向。财富是他们通往人生另一端的利剑。 

他们的身边也渐渐出现很多来自他人生另一端的合作者,他们抛出了一个个充满诱惑的绣球,如果就此接住便也罢了。可是深受中国古代文化浸淫的他们,不但有侠肝,还有义胆。大义面前,无所不能的他们觉得:“我能从无到有,也能从有到大,从大到超大。速度快点没关系,如果绣球能变成盔甲多好啊,拥有盔甲,我将战无不胜。”为了那阳光般的盔甲,他们开始了义无返顾的前行。动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会超承受地举债。因为绣球已经很大了,再有一点努力,就能得到那付太阳般的盔甲。得到盔甲,一切困难都将迎刃而解。可是,他至死也没想到,绣球在即将变成盔甲的一瞬间,为什么会变成了巨大的石头砸向自己头顶。他并没意识到在这之前,脆弱的心灵正在衰竭。只是他的注意力为那渐渐巨大的绣球所牵引,他无暇顾及,他一再提醒自己,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挺住。到了秒针指向生命终点的那一刻,一切都结束了,他知道只有合上双眼,绣球、盔甲、石头才不会进一步增加他的苦痛。 

人生所有的苦痛都是因为想了不该想的,信了不该信的,做了不该做的。临去之前,他之所以不愿留下最后的感悟,是因为他为此付出的代价太大。即使留下,生者又如何看我?就是倒下,我也得坚硬地倒下!我只能让世人看到我那付坚硬的盔甲,不能让世人看到我那颗脆弱欲折的心。去了的他并不知道,倒地的那一刻,盔甲已经消失,脆弱暴露无遗。 

在他的身后,还有那么多的同道在像他们那样冒险,肩负着沉重的绣球前行,不知道命运如何。即有侥幸赢得那付盔甲者,得到的又是什么呢?百病缠身的躯体?坚硬盔甲的负累? 

自信自负一念间 

他们中的很多人,已渐渐忘却了创业时的幸福泪水,他们已经习惯了坚硬的心痛。 

创业初期,身边者都是兄弟,一起流汗,一起流泪,一起欢笑。躯体到心灵的透明赢得了身边人的心。他粗暴,身边人觉得可爱。他曲膝,身边人觉得他膝下依然是黄金。他流泪,身边人觉得他是做大事的性情中人。他欢笑,身边人觉得共同未来充满希望。那时候,每一个人唱的是同一首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边的人开始认真地尊称他为老板。因为他的成功,粗暴成为让身边人不再觉得可爱的粗暴。膝下依然是黄金,他却不会在身边人面前曲膝,他所曲的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想让身边人知道,是因为他的躯体渐渐坚硬。是因为他一再告诫身边人:“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不再流泪,只能让别人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坚信自己是个真正的好男儿。他已经变得不苟言笑了,他看到很多成功人士都是这样做,他也渐渐习惯了这样。创业时的情景,已仅留下几个作为薪火,用以留传的企业文化故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把自负当成了自信。功臣都已经身退了。负责招聘的部门怎么也找不着他想要的人。他骂过招聘部门后,只好亲自上阵选人。面对投奔自己的人,他一个一个面试。有的人,他实在看不惯。还没看到有什么本事,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傲气。唉,还是先挑两个听话点的吧。谁知听话的选来后,却像跟屁虫一样,告诉他做什么的同时,还得告诉他怎么做。几次下来,他真的有点烦了。唉,公司太大了,要不然,这点事我一个人都能搞定。他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怎么都成了跟屁虫,只会应声,不会做事,跟奴才一样。他不知道,这是他自己变了,已经从自信变得自负,他听不得别人对他的冒犯,更看不惯那带着傲气的投奔者。他想不明白:“来投奔,为什么还自视如此之高?是自信?还是自负?我身边稀罕这样的人吗。我最烦自负的人。我因为自信而不是自负,才走到今天。你有资格吗?”他已经分不清自信与自负的界限。把别人的自信当成自负。把自己的自负当成自信。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黄袍加身,身边多的是侍候的人,能够征战沙场的人越来越少。 

他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这样?他渐渐地成为一只大鸟在天上高飞。员工们像猪一样在地上慌乱地奔跑。他看着既好笑,又好气。天空是多么的辽阔!大鸟回到群猪的跟前,跟他们说辽阔的美好。猪们相信,辽阔一定非常美好。可是没有一只猪曾到过大鸟的高度,大鸟也没想过要捎上他们中的哪一个。于是猪们更加努力,然而却跑得更加的慌乱无章。猪的队形开始更显得不整齐。有猪跑掉了队。有猪不想再跑了,离开了队伍。甚至还有猪累死在队伍中。猪们跑得再勤奋,也难以长上翅膀。他渐渐地成了一只孤独的大鸟,他的眼前就剩下了辽阔。他的队伍已经不是一支战斗的队伍,而是一支需要他照应的队伍。一个人的战场是多么的落寞。猪们在奔跑中,抬头看直了眼,他是一直伟大的鸟。他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他所做的一切都会成功。大鸟飞得越来越远,当他消失在云际的时候,猪们发现已经再也找不着他们共同敬仰的大鸟。 

这些大鸟也有幸运的时候。飞着飞着,突然从自己身下来了一只更年轻的大鸟。一不留神竟然越过了自己。他恼怒了。他的恼怒,让他得到了片刻的清醒,他发现自己竟然像人一样脆弱。自己早就不生气了,怎么会生起气来。生气多好啊,生气让自己意识到还有更高的高度要去,让自己发现天空中不仅仅只有自己。如果生气过后,在空中找个茶座,说点鸟语,好好沟通,多好啊。如果不仅仅是生气,他会变得更加幸运。 

清醒的重生之路 

顾城曾对山顶上的人写下这样的诗句:下山吧/人生需要重复/重复是路……,这是另一个领域登顶者的华丽遗言,让我们为他这几句用诗写成的遗言默哀吧。他是负责任的,用生命刻在峰顶的墓碑,一定能警醒后来的登顶者。 

事业的珠峰有的根本上不去。有的是上去了,又不知道该如何下山。谢幕比出场更难!迄今为止,少有懂得华丽转身之人。顾城也未能及时转身。他那用诗写下的遗言,省略号后面应是清醒地看清来路,人生才会有再一次重复登顶的机会。 

清醒是峰顶落寞者面前更高的珠峰。清醒对于他们来讲往往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坎。潮水般的掌声淹没了他的来路。他不清醒,又有谁能给他指出归路。没有归路,又如何攀越下一座珠峰。清醒吧,否则会在自负和自恋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直至生命弦断。真正的落寞在于此。在漆黑的盲从推动下,自以为正确的方向却是一条不归路。命若琴弦却以为是一条康庄大道。清醒的重生之路在哪? 

认清自己比拥有目标更重要。认清自己是要找准人生新阶段的底谷,在事业的阶段性峰顶上,看不到自己的心灵的谷底,又如何有力量再上险峰。事业登峰顶,心灵也脆弱到谷底。在峰顶上,脆弱的心灵很难得到休养生息。唯有清醒才能找到下山之路。回到山下,心灵才会渐渐宁静。心灵宁静了,年轻时的激情才能回到真身。清醒的第一步应该是华丽的转身。因为华丽,你才能依然保持盔甲那太阳般的光泽。下山之路仍然会是一条夹道欢迎之路。这是你心灵深处听到的欢呼。这是你自己给自己的掌声,胜过峰顶上那潮水般的掌声。 

认清自己比认清对手更重要。面对思想入侵者,登顶者会迅速做出反应。因为这无法让他容忍。居然有人敢在思想上超越他。他引以为自豪的就是思想。如今却遭遇了挑战。而且,曾经不以为然,而又引以为自豪的,那潮水般的掌声竟然流向了别人。这如何能忍。无聊的掌声,我可以不要,但不能为你所有。因为落寞的感觉是他的最爱。因为落寞才会有洪水般的掌声。记住,旁观者掌声的退去,正是你寻找新珠峰山脚的开始。咱不能因为掌声退去而慌乱。慌乱之后,是与掌声一样无聊的笑声。旁观者从来都是如此。请不要记恨他们,因为他们是旁观者。虽然对手思想的入侵入让感受到了来自心灵的煎熬。虽然旁观者的笑声,让你懊恼。可这正是你清醒的时刻,不要错过。人是很难在潮水般的掌声中反思自己的。任何一条成功路径都不可能管用一辈子。对手的新高度折射出的是自己的新低。继续清醒地攀越有什么不好。在身边找不到同路人,那就在对手中找一个吧。 

认清未来比认清过去更重要。西方谚语说,如果牢记过去,你会失去一只眼睛,如果忘记过去,你会失去两只眼睛。其实,如果认清未来,你就会生长出第三只眼睛。其实第三只眼睛是如何归零自己,看清未来。看清未来是从归零自己开始的,越过自己的对手,都是从零开始的。想想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从零开始,在对手的不屑声中,越过了以前的对手。自己的过去成了别人的今天。这难道真的是宿命的轮回,有没有重生的可能。你有没有想过,之所以越过以前的对手是因为你曾经从零开始,所以,以前的你无所负累。现在你被新的对手越过,是因为你现在拥有的不再是零。归零是超越下一个对手的根源。重生就得从零开始。 

这第三只眼如何生长,需要企业家时刻对自己保持一个清醒的认识。认清未来比认清过去更重要。认清过去只需要不再轻视对手,不再留恋那潮水般的掌声即可做到。可以认清未来,有多难?扬弃过去成功的路径,就像离弃自己的原配一样难。那是自己过去所有成功的根基。否定这个就等于要了你的命。是啊,就得要了你的命。要了你过去的命,你才能获得新生,肉身才成为金身。你只要敢于从这座珠峰下山,去开始新的攀登,在你的未来就不再会有珠峰。别从此后,仅仅是攀登你的人。因为你成功的过去,还远远没有到达珠峰之巅。珠峰之巅是什么?那是你不断向上的、新的高度。唯有如此,你才有资格拥有片刻的落寞。落寞实际上是一种奢侈。人一生中很难遇到这样的奢侈,不留恋奢侈,你才有机会享用更多的奢侈。这种奢侈来自你的清醒,来自你的宁静,来自于你心无旁骛的专注。

出处:经理人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8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