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进生

从阅读路径到思想路径

 
 
 

日志

 
 
关于我

江苏启东人。《城市精英》杂志主编,中国企业文化测评中心研究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 msn:wjs1971@msn.com QQ:236993463

网易考拉推荐

公真健者世负斯人  

2011-11-27 14:07:07|  分类: 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真健者世负斯人

王进生

 

公真健者世负斯人 - 王进生 - 王进生

  

独秀先生,革命一生,学问一世,世人爱之誉之,恨之毁之。

晚年困居江津,病势沉重之际,他的老友高语罕曾预挽一联:“喋喋毁誉难凭!大道其容,论定尚需十世后!哀哀蜀洛谁悟?彗星既陨,再生已是百年迟!”实是如此,六十年后的今天仍难定评。独秀先生门人陈钟凡教授挽联更是作了不评之评:“生不遭当世骂,不能开一代风气之先声;死不为天下惜,不足见确尔不拔之坚贞。” 让人意料不到的是,与陈独秀素无交往的武人陈铭枢以为像陈独秀这样的大名人逝世,一定会有追悼会,会有挽联挽幛,他特别嘱托在江津的朋友一定要请他问佛的老师欧阳渐书写自己的挽联:“官皆断制,行绝诡随。横览九州,公真健者! 谤积丘山,志吞江海。下开百劫,世负斯人! 陈独秀的葬仪就是乡村的出殡,下葬后仅一无碑黄土。

珊瑚媚骨吴兴体,书法由来见性真。不识恩仇识权位,古今如此读书人。是独秀先生难得一见的论书诗,大哲论书,不过托物言志。这是先生之金陵老虎桥狱中诗《金粉泪五十六首》之第三十六首。《金粉泪五十六首》手稿末署“所谓民国二十三年”,没有署名,没有盖印。他的朋友亚东图书馆的汪孟邹探监时见到手稿,带出监狱,经辗转秘藏,保留下来。19532月,汪将原稿上交,现存于上海中共“一大”纪念馆。

所谓珊瑚媚骨是指米芾所书珊瑚帖,珊瑚帖又称复官帖,全帖八十九字:“一年复官,不知是自申明,或是有司自检举告示下。若须自明,託做一状子,告词与公同。芾至今不见冲替文字,不知犯由,状上只言准告降一官,今已一年。七月十三授告。或闻复官以指挥日为始,则是五月初指挥,告到润乃七月也。”吴兴体是指中国楷书四大家欧颜柳赵之赵孟頫。赵以赵宋子孙入元仕,为后世所诟,独秀先生憎珊瑚帖现米南宫乞官自怜之态、恶赵吴兴忘祖仕仇之贱,方有“不识恩仇识权位,古今如此读书人”之叹。狱中刘海粟来访,曾书“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赠之。

蒋介石得知陈独秀押到了南京,一夜未合眼。他召见部下何应钦问:“如何处置此事?”何应钦说:“半谈宣言半询问。” 1025日,陈独秀被接到军政部会客厅。何应钦正襟危坐,漫不经心地拿出曾在北伐前国共第一次合作时签定的《两党领袖联合宣言》,送到陈独秀的手中。陈独秀是两党联合的发起者,也是签字人。 何应钦说:“合作,合作,现在仍需要合作!”陈独秀把“宣言”掷到一边,吼道:“不合作的是你们!”“先生不要发火。不知你老兄与赣鄂等省的暴动有无关系?”“毫无关系。”“好好,这就好!” 末了何向陈求字,陈独秀挥毫写下“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金粉泪五十六首》之二十六:“关东少帅如兄弟,淮上勋臣师道尊。钦慕抒诚承雅教,何郎软语最温存。”辛辣讽其软事日寇之媚。128日,爱因斯坦给蒋介石拍来电报:陈独秀是东方的文曲星,而不是扫帚星,更不是囚徒,请求给予释放。

独秀先生一生政治之是非,是非曲折须百年后自有公论。唯其与妻妹高君曼之恋为世所诟。陈独秀少年得志,颇负才名, 17 岁时,参加了县考和府考,最后一关是院考,陈独秀被录取为第一名,成了秀才。陈独秀中了秀才之后,与高晓岚(系安庆营统领,后升为副将的高登科之女)结婚。高晓岚本名高大众,长陈独秀3 岁,目不识丁,婚后陈独秀多次劝她多识些字,学点文法,看些有趣的小说,学些好听的儿歌。偏偏高晓岚不屑一闻,自觉“女子无才便是德”,为此陈独秀渐渐感到心灰意冷。之后,俩人即使在一起,也很少说话,形同陌路。高君曼本名小众,又名君梅,小陈独秀六岁。对姐夫很是仰慕崇拜,或促膝谈心,或小径漫步。起初,二人朝夕相处地探讨学问,在传统的伦理观念里,人们几乎不敢设想会发生什么。这种思想,当然也包括恪守传统的高晓岚。1909年年底,陈独秀从日本回国,在杭州与高君曼正式同居,木已成舟,陈独秀与高晓岚的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31 岁的陈独秀在陈高两家一片反对和讥讽声中,与高君曼在西湖正式宣布结为伉俪,与家庭中断了关系,时三子陈松年尚在发妻腹中。高君曼与陈独秀的结合使高晓岚成了被同情的对象,就连陈延年、陈乔年兄弟俩对他们二人的结合也深为不满,成了后来一直难以开解的家庭疙瘩。

          193099日,高晓岚在安庆去世,终年55岁。高晓岚去世后,高君曼带着两个孩子为姐姐奔丧,虽时光匆匆,二十多年过去了,但在陈家一年多的时间里,陈氏家族对她仍耿耿于怀,鄙恨难泯。陈独秀把《新青年》编辑部迁到上海后,陈独秀和高晓岚所生的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也来到了上海。他们白天在外工作谋生,夜间就借宿于《新青年》杂志发行所的地板上,生活十分艰苦。高君曼想把延年和乔年接到家里去食宿,但陈独秀坚决不同意。于是她跑到好友潘赞化处求他劝劝自己的丈夫。并且哭诉道:“我是他们的姨母,又是继母,我从名义上及感情上看待他们兄弟,一定会甚于我亲生的儿女,但他不让他们在家里食宿,不知道这件事情缘由的人谁又会原谅我呢?”谁知道陈独秀知道了这事以后,反而说“妇人之仁,徒贼子弟,虽是善意,反生恶果。”仍是不同意让延年和乔年来家里住食。陈独秀的固执暴躁和古怪乖张的生活方式,使高君曼忍无可忍,终于带着自己所生的儿女,离陈独秀而去。高君曼于1931年病逝于南京,再未见陈独秀一面。

         中拍国际2007迎春拍卖会展出一件独秀先生宣统二年书作。自作诗:“我本无心出岫来,高飞知倦独徘徊。擎天只手徒负□,满眼愁云拨不开。白发怕看新世界,乌衣犹见旧楼台。江南多少兴亡事,何必长吟庾信哀?(宣统二季庚戌清和月,仲甫陈独秀涂于吴门惠泉石室)”宣统二年即1910年,正是31岁的陈独秀与妻妹高君曼结婚,隐居杭州,与旧友刘季平、沈尹默等人徜徉于湖山之间,相得甚欢之际。致书苏曼殊引李商隐诗句云:侵晨不报当关客,新得佳人字莫愁。此时不难理解他说“何必长吟庾信哀”了,庾信羁留北朝后,曾作哀江南赋。

    独秀先生晚年常书其中联句:“白发怕看新世界,乌衣犹见旧楼台。”正是一诗述尽平生。

公真健者世负斯人 - 王进生 - 王进生

 

  评论这张
 
阅读(66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