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进生

从阅读路径到思想路径

 
 
 

日志

 
 
关于我

江苏启东人。《城市精英》杂志主编,中国企业文化测评中心研究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 msn:wjs1971@msn.com QQ:236993463

网易考拉推荐

非典型民企“怨妇”  

2012-10-18 11:24:39|  分类: 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典型民企“怨妇”

   近日,一个非典型的民企“怨妇”形象登上官媒《国际金融报》版面,以《启东吕四港“硬吃”上海民企》为标题并配以大大问号,引得各大网络媒体争相转载。这篇奇文最大的特点是把一件明白无误的事写得疑窦丛生,以一边倒的笔调树立起了一个民企“怨妇”形象,出笼这样的报道,让人不得不怀疑官媒的公信力,及报道背后的目的和利益链。

疑云一,大民企集团为什么不愿告小镇政府,而选择当媒体怨妇?报道上说,“吕四港镇政府怎么能这样不诚信?”孙建林大倒苦水,诉说着他所遭遇的一系列“不公正”。对此,吕四港镇党委副书记卢玉明却心平气和:“我们鼓励他去打官司,官司可以在启东打,也可以在上海打。”不过报道中对所谓的“不公正”却并未展开诉说,也许报道者认为把这些“不公正”写出来就漏了孙董的“底”,有损“怨妇”形象和阅读效果。那么,为何上海华一集团不肯与吕四港镇政府打官司,走法律程序?报道中写道:“‘有几个民营企业与政府打官司能赢?’孙建林反问说。他表示,民企地位相当弱,打官司很难赢,即使赢了官司,执行上还是困难重重,出于种种顾虑,所以他希望通过协商解决问题,不想与政府关系彻底闹僵。不明白一个决策20亿投资项目并持有60%股权的大集团董事长何惧一个小镇政府,而且小镇说,要是有顾虑在上海告也可以,难道有言外不方便打官司的痛处。网上查上海华一集团资料,据其企业网公开资料称,2009年公司实有资产1.6亿,年生产经营值达7.6亿元。出手20亿、占地1500亩的工业园项目投资不知底气何来,不过如报道中说,初始投资不过区区1000万元,故事就是从1000万元开始。

疑云二,报道中的点评律师是如何算帐的?报道中有两笔帐,据上海华一电气集团孙建林董事长说,“1000万元的投资,都是从社会上筹来的,5年过去了,光成本都已经达3000万元了。如果我们直接投资启东房地产市场,早就不知道赚多少钱了。”在另一段孙的表述中“他解释,如果按合同办事,他要的1000亩土地,现在价值多达1.8亿元。”报道点评律师张马林先生是东南大学法学院的一名讲师,也是国际金融报(人民日报主办)特约评论员,也算了一笔帐,即使上海华一与吕四港镇所签订的合同无效,吕四港镇政府也应该按相似投资,如投资房地产等行业可以预见的收入,补偿上海华一的相应损失。报道中说:“而对于上海华一不肯打官司的行为,卢玉明则表示,‘他知道这个合同是无效的。’接着张律师或者张老师强调:“如果情况真如上所述,那么吕四港镇政府就涉嫌利用民企对政府的信任,诱引企业投资。这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政府的一个重要职能是辅导市场,保证市场的公正性,而吕四港镇作为政府都不守法、不诚信,它怎能让市场守信,让各类市场主体守法。国务院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新36条”)鼓励民企投资,但如果各地政府都如吕四港镇那样,民企怎么可能对政府充分信任,民企的投资积极性又如何调动起来。”帽子不可谓不大!读者倒觉得“他知道这个合同是无效的”一语道破玄机,为什么1000万的投资3000万的成本?为什么孙董或者张律师算投资损失账都往房地产开发上靠。

    民企怨妇不过是借工业园项目故事,用1000万投资想获得1000亩土地的18倍黑色利润,难怪小镇政府说这个合同是无效的,从报道中提到的一系列合同补充条款看,不得不佩服孙董的颇有远见和用心良苦。倒是在2009年小镇政府想退还投资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在2012年想通过打官司的途径退还投资,这真是一个黑色幽默。据报道说,国际金融报还会就此事跟踪报道,希望能跟踪出些有价值的信息。


上海启东吕四港镇硬吃民企 被指不守法不诚信

2012年07月31日08:27    来源:国际金融报



  此处为5年前启东市吕四港镇政府协议上供应给上海华一电气集团公司的项目用地。

  上海炎热的天气让孙建林有些憋闷。“吕四港镇政府怎么能这样不诚信?”孙建林大倒苦水,诉说着他所遭遇的一系列“不公正”。对此,吕四港镇党委副书记卢玉明却心平气和:“我们鼓励他去打官司,官司可以在启东打,也可以在上海打。”

  一方选择愤而投诉,一方却建议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这是怎么回事?事情还得从5年前说起。

  5年等待让梦想远去

  虽然孙建林为保护自己,颇有远见地与吕四港镇签订了一系列保护协议,但他在启东的投资,先是陷入了停顿,后是陷入了僵持,一场大干一番的投资美梦,眼看就要变成恶梦

  孙建林给记者的名片上有两个抬头:一个是“上海华一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名片的另一面,则是“启东市华东经济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不过后一个抬头,对于孙建林来说,已是一个日渐远去的梦,虽然这个梦一度离他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跨度,但随后5年来百转千回的谈判与等待,让孙建林心力憔悴。

  带给孙建林无限苦恼的,是他“颇有远见”的投资。

  2007年5月18日,在这个象征吉祥如意、红红火火的好日子,孙建林以上海华一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与江苏省启东市吕四港镇人民政府达成了一项远景颇为宏大的投资协议:双方本着平等、互惠互利的原则,共同合作开发华吕科技工业园(位于江苏省启东市吕四港镇甲盐场工业区)项目。工业园区项目建设总投资20亿元,项目用地为吕四港镇三甲盐场原工矿用地1500亩左右(以实际测量为准)。合同约定,成立华吕投资开发公司,双方的投资比例为4∶6,甲方(吕四港镇政府)占40%,乙方(上海华一)占60%,董事长由乙方出任,负责项目开发结算、招商引资、企业进区入户、园区管理等工作。

  双方约定,甲方在乙方所引进的企业(包括自有企业)开工前必须配合乙方办理好所有手续,乙方自投项目必须在四方基础设施完成后两个月内进驻园区开工建设,最迟不得超过一年。

  在关于土地出让上,协议上明确表示,乙方提供土地补偿及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资金。双方设定优先供应乙方集团公司自身用地,期限为一年,确认的土地出让价为4.5万元/亩,按实际面积计算,土地出让金在投资款中结算。

  2007年6月15日,吕四港镇政府与上海华一签了一份补充协议,合同第三条第二款修改如下:甲方必须确保乙方及乙方关联企业自用土地价格为4.5万元/亩,购买自用土地的时效为两年。如因政策变化,土地出让需经招、拍程序,超出部分由甲方承担。

  该补充协议的第五条还有若干补充条款:该转让地块不受国家控制指标影响,属启东市政府直接批准可用指标;出让土地面积暂测为1000亩,允许误差范围为100亩。

  2007年6月25日,吕四港镇政府和上海华一再次约定,在开发过程中,如因政府政策发生变化,必须实行招拍挂程序,吕四港镇政府将确保上海华一继续享受原合同约定的4.5万元/亩的土地出让价格,如不能实现,则吕四港镇将根据合同约定比例按市场价给予补偿,来弥补上海华一的实际投资成本。

  虽然孙建林为保护自己,颇有远见地与吕四港镇签订了一系列保护协议,但他在启东的投资,先是陷入了停顿,后是陷入了僵持,一场大干一番的投资美梦,眼看就要变成恶梦。

  交涉多次毫无进展

  孙建林表示,为了推进与吕四港镇的合作项目,5年来,他一直派人专门驻守吕四港,以期待项目早日启动,然而,一次次的交涉,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败,以至于公司的其他合伙股东几乎与他反目,使他“压力巨大”

  “真是纠结,来来回回往返启东与上海不知多少次了,崇启大桥美丽的风景都变得那么萧瑟,毫无温情。”孙建林表示,自从2007年7月27日把1000万元款项打入合资公司之后,开发华吕科技工业园就进入了停滞状态。由于当地政府未能与规划园区周边的60多户人家达成拆迁协议,导致园区项目推进无法按期完成。

  “人算不如天算,计划不如变化。”更令孙建林预料不到的是,在他长久、耐心地等待中,意外突然降临。2008年9月,启东市行政区划调整,三甲盐场工业园区的开发计划被列入江苏省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总体规划。

  这意味着,孙建林前期的精心筹划与等待,瞬间化为泡影。

  2009年3月23日,为了催促项目的继续推进,上海华一给吕四港镇政府发去公函,而在当年3月31日,吕四港镇公函回复称,“自从贵公司与我镇在2007年6月签订的关于合作开发启东吕四三甲盐场工业园区的协议确已近两年,启东市政府现已委托中国交通设计院和中国城市设计院共同为吕四海洋经济开发区与吕四港口的总体规划进行设计,目前已通过两次评估,估计今年8月份能确定,待该规划设计确定后,三甲盐场工业园合作开发事宜将按有关协议实施。另外,近日我镇将组建班子进一步与市相关部门衔接,解决盐民的安置问题,为下一步加快推进园区开发奠定基础。”

  “吕四港镇的下一步加快推进园区开发。”又让孙建林等了三年。

  “我和他们交涉,寻求各种解决办法,但就是不能妥善解决我的合理诉求。”孙建林表示,为了推进与吕四港镇的合作项目,5年来,他一直派人专门驻守吕四港,以期待项目早日启动,然而,一次次的交涉,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败,以至于公司的其他合伙股东几乎与他反目,使他“压力巨大”。

  “1000万元的投资,都是从社会上筹来的,5年过去了,光成本都已经达3000万元了。如果我们直接投资启东房地产市场,早就不知道赚多少钱了。”孙建林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诉讼与协商二选一

  “他们的方案看似很有诚意,但都带有条件,十分不公平。”孙建林如是表示,“我要的是200亩以4.5万元/亩的价格,而他们却要我以18万元/亩的价格来购买土地,完全违背当初的合同,成本太高”

  “我们鼓励他去打官司,官司可以在启东打,也可以在上海打。”6月底的启东天气炎热,吕四港镇党委副书记卢玉明却心平气和。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吕四港镇希望在原有合同的基础上,经过协商,妥善解决与上海华一的纠纷,如果协商不成,支持上海华一起诉吕四港镇政府。

  “我们政府的意见是,给你钱没有依据,所以请你起诉,请求法院判决,判决我们赔你一个亿、3000万、5000万元都可以,我们没什么话说,全部赔给你。”卢玉明强调,现在的问题是,上海华一不肯打官司,协商又不成,所以事情僵持着。

  据卢玉明介绍,2009年5月29日,吕四港镇大区域重新整合,当时新的领导班子并不知道有与上海华一的合同,当年八九月份,孙建林打电话给华伟(合并后的镇党委书记),才知道有这么个合同。当时华伟表示,事情可以协商,但上海华一的1050万元(包含50万元保证金)可以先退回去,其他事情可以再商议。而孙建林的想法是,“事情还没处理好,钱暂时还是不要打回去。”为此,“我们几次发出通知书,因为钱放在这里,时间长了,可能损失比较大,有事大家可以谈。”卢玉明表示,“在这过程中,孙总他们前前后后来过几次,电话也沟通过几次。”

  卢玉明强调,吕四港镇在解决与上海华一的合同纠纷上,“一直都很有诚意。”他告诉记者,为了解决上海华一的用地问题,他们曾建议孙建林去“地理位置比我们这里还好,环境、基础设施九通一平全部到位”的滨海园区投资,那里给上海华一找了200亩地,而孙建林当初也同意。

  为了显示吕四港镇政府的诚意,卢玉明表示,他们对孙建林承诺,“上海华一当时拿地的价格是4.5万元,而当时启东市里的土地价格是7.3万元,如果上海华一去新的开发区投资,他们将补偿2.8万元/亩的差价。”

  但最终孙建林没有同意这样“有诚意”的方案,问题出在哪儿?

  “他们的方案看似很有诚意,但都带有条件,十分不公平。”孙建林如是表示,“我要的是200亩以4.5万元/亩的价格,而他们却要我以18万元/亩的价格来购买土地,完全违背当初的合同,成本太高。”所以孙建林坚决不同意。他解释,如果按合同办事,他要的1000亩土地,现在价值多达1.8亿元。

  对此,卢玉明解释称,当时孙建林只有一个项目,而项目本身不是高科技项目,所以不能享受当地招商引资的优惠,如果是高科技的“好项目”,“就算是零地价,也可能给上海华一,同时会把2.8万元/亩的差价一并补偿给上海华一。关键是看项目的质量,而吕四港镇严禁土地倒买倒卖”。

  “如果上海华一不启动法律程序,我们也会启动法律程序,把钱退还给他们。”卢玉明强调了启动法律程序的时间表,“估计在7月份。”卢玉明表示,吕四港镇将会按3-5年的贷款利率再上浮10%,大约有380万元的利息,本息一起还给上海华一,“因为这些钱留在吕四港镇没有用。”并且他再次强调称,“钱退回去以后,我们还是会跟他谈这个事,但前提条件是不能‘狮子大开口’。”

  被指不守法也不诚信

  张马林认为,即使上海华一与吕四港镇所签订的合同无效,吕四港镇政府也应该按相似投资,如投资房地产等行业可以预见的收入,补偿上海华一的相应损失

  “表面上吕四港镇是尊重原合同,但实际上却附带了原合同中根本没有的条件,我的巨大损失,谁来负责?我如何向众股东交待?”孙建林表示,现在吕四港镇只愿意补偿380万元的利息,而如果不是因为政府的违约,他的投资收益远远不止这些。

  那么,为何上海华一不肯与吕四港镇政府打官司,走法律程序?

  “有几个民营企业与政府打官司能赢?”孙建林反问说。他表示,民企地位相当弱,打官司很难赢,即使赢了官司,执行上还是困难重重,出于种种顾虑,所以他希望通过协商解决问题,不想与政府关系彻底闹僵。

  而对于上海华一不肯打官司的行为,卢玉明则表示,“他知道这个合同是无效的。”

  “上海华一与吕四港镇政府签订的是标准的行政契约。”东南大学法学院律师张马林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诚实信用是民商契约中的帝王法则,既然启东吕四港镇与上海华一签订了合同,双方就必须遵守。否则,就是一种不守信的行为。

  张马林表示,如果吕四港镇认为“合同是无效的”,那么问题就更加严重:既然明知合同无效,那当时吕四港镇政府为何要签订这样的合同?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结果是,政府不但不守信,还不守法。

  张马林认为,即使上海华一与吕四港镇所签订的合同无效,吕四港镇政府也应该按相似投资,如投资房地产等行业可以预见的收入,补偿上海华一的相应损失。

  “如果情况真如上所述,那么吕四港镇政府就涉嫌利用民企对政府的信任,诱引企业投资。”张马林强调,这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政府的一个重要职能是辅导市场,保证市场的公正性,而吕四港镇作为政府都不守法、不诚信,它怎能让市场守信,让各类市场主体守法。他表示,国务院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新36条”)鼓励民企投资,但如果各地政府都如吕四港镇那样,民企怎么可能对政府充分信任,民企的投资积极性又如何调动起来。

  7月上旬,记者再次致电吕四港镇党委书记华伟,询问事件的最新进展,但华伟表示,他在开会,相关事项与卢玉明联系。而卢玉明则告诉记者:“相关法律程序还没有启动,需要等华书记拍板。”上海民企与启东吕四港镇之间的博弈,会以何种方式结束,本报将继续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37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